环球华网

□姚能禄 在一个清新气爽的仲夏日子,西湖

  • 来源:环球华网
  • 作者:佚名
  • 编辑:狸布衣
  • 时间:2018-07-12 10:58:21

简介:□姚能禄 在一个清新气爽的仲夏日子,西湖镇陈村走出去的高材生陈鼎鼐带着妻儿从合肥回到老家陈村,探望父母。刚进村口,恰遇大炳叔带着孙儿蹓跶。老远见便招呼起来,炳叔夸口说:“我们村第一代博士、教授衣锦还乡了!”鼎鼐谦逊地说:“您老太过奖了,我真有点承受不起!”炳叔说:“我说的是心里话,没有虚捧你的意思。快回家吧!你爸妈正等着你们一家吃午饭呢!”两人寒暄之后,鼎鼐携妻儿便急匆匆赶回家。两位老人接到儿孙,自然欣喜非常。饭后,话短叙长,天南海北,无所不谈,当然,少不了引出许多往事。老......


□姚能禄                 

在一个清新气爽的仲夏日子,西湖镇陈村走出去的高材生陈鼎鼐带着妻儿从合肥回到老家陈村,探望父母。刚进村口,恰遇大炳叔带着孙儿蹓跶。老远见便招呼起来,炳叔夸口说:“我们村第一代博士、教授衣锦还乡了!”鼎鼐谦逊地说:“您老太过奖了,我真有点承受不起!”炳叔说:“我说的是心里话,没有虚捧你的意思。快回家吧!你爸妈正等着你们一家吃午饭呢!”两人寒暄之后,鼎鼐携妻儿便急匆匆赶回家。两位老人接到儿孙,自然欣喜非常。

饭后,话短叙长,天南海北,无所不谈,当然,少不了引出许多往事。老爷子把小孙子搂在怀里,抚摸着小宇生的头,享受着含饴弄孙的快乐。心里同时在过滤着如咀嚼蜂蜜一样的近四十年家庭发展的变化和幸福,儿子鼎鼐,年届不惑,一米七、八身材,有着做学问人沉稳的优雅气质和风度,说起话来,逻辑严密,从他的言谈中,你几乎找不着一句琐碎冗赘的话语来,大学教授,是个成功的高级知识分子,是使自己门庭生辉的出类拔萃的儿子。儿媳刘佳,挑高个儿,人长得也不俗,温文尔雅,也是高材生,大学教授,与他儿子很般配。小孙子宇生今年十四岁,个头比同龄孩子高,长得跟他爸爸一样俊秀,是个非常活泼好问的孩子。老爷子虽年已耄耋,身子骨仍然硬朗,说起话来,思路清晰,思考问题的敏捷程度与年轻人相差无几。辨识事物有着与众不同的感知能力,剖析事理,也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儿孙们如红楼听课一样认真,对他的每字每句都听得忘神得趣,喜乐融融。

小孙儿,不时提出问题,打断爷爷兴趣正浓的话题,转而,又拉开话匣子,向爷爷问起家教的话题来。

小宇生说:“爷爷,您小时候,太爷爷给您立过规矩吗?”“那用问吗?我打六岁起,太爷爷就给我立了一条训诫:‘立志成才,胸有海纳百川求知欲望;心存像蜜蜂采花酿蜜一样耐心专注的孜孜情怀!’”老爷子似乎不知疲倦,未待片刻便接着说:“爷爷牢记训诫,不逾规矩,受益终身!太爷爷,从我蒙学起,就借用清末大学问家曾国藩老先生‘先以猛火攻,后以温火煨’的独特教学方法,让爷爷背熟了许多经典名著,如《论语》、《孟子》、《唐诗三百首》及《古文观止》中的许多名篇……有些书,爷爷至今仍然能背诵。因此,爷爷在写作时,遇到‘巧妇难为无米炊’的困境就很少。这也是被太爷爷平时逼出来的,太爷爷曾经告诉我说:‘写文章假若构思成熟到了像花儿到了季节非开不可的程度,做出来的一定是好文章;花是汗水浇灌出来的,文章也一定是辛勤和汗水浇灌出来的果实。太爷爷还给我讲过许多古代伟人谦虚好学,不耻下问的生动故事。至今在爷爷的脑海中仍然留下了深深的烙印!爷爷当了一辈子中学老师,克勤克俭,一生平淡,但能得到学生的广泛认可。”还没等爷爷的话说完,小宇生又提出一个新的课题,让爷爷猝不及防。“爷爷,您给我爸爸立过家训吗?”

“你这个小调皮,看来,今天,你非得刨根见底不可呀!”

爷爷喝了点水,稍作停顿,不减余兴地娓娓道来:我老陈家,祖上就重视农耕,俗谚说,积金千两,不如明解经书。有书不读子孙愚,有田不耕仓廪虚;仓廪虚兮,岁月乏;子孙愚兮,礼义疏。重视农耕,是人们赖以生存的根本,读书明礼,是改变命运,造福社会,报效祖国的通路。不读书,你爸爸能当上大学教授吗?不读书,他有能力,每年为国家培养出那么多国家需要的人才吗?在他小时,我就给他立了十八字的家训:下棋找高手,弄斧到班门,虚怀若谷,勤耕不辍。前两句是爷爷借用数学泰斗华罗庚老先生的名言。这十八个字一直如影随形地激励着你爸爸不断进步。为什么要和高人交手,在大师面前弄斧呢?我读两段文学大师的文章给你听,你一听,心里就豁亮了!鲁迅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散文中的一段精彩描写:“不必说碧绿的菜畦,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荚树,紫红的桑椹;也不必说鸣蝉在树叶里长吟,肥胖的黄蜂伏在菜花上,轻捷的叫天子(云雀)忽然从草间直窜向云霄里去了。单是周围的短短的泥墙根一带,就有无限趣味。油蛉在这里低唱,蟋蟀们在这里弹琴。翻开断砖来,有时会遇见蜈蚣;还有斑蝥,倘若用手指按住它的脊梁,便会啪的一声,从后窍喷出一阵烟雾。何首乌藤和木莲藤缠绕着,木莲有莲房一般的果实,何首乌有臃肿的根……


------------------------延伸阅读------------------------


一个自感虚无的年轻人,帮不到情绪失控吃了

一个自感虚无的年轻人,帮不到情绪失控吃了官司的父亲,也不知道自己的写作能到哪一步。他显然是饿不死的,反正需求也不是太多,哪怕失业了很久,一份搬运的工作摆在面前,听上司说话感觉不爽,可以说走就走。他显然也是有期待的,会诧异同龄人,凭什么就可以开着名车,住着豪宅煮意面,而自己喜欢的女人心甘情愿地跟着他,在他和他的朋友面前舞蹈。他处在他的位置,望着更好的位置,上不去,不知道怎么上去,似乎也没有上去的动力。面对女友失联的突发,他无能为力;面对未来,他看不到出路。解决这一切,从这一切无解中摆脱出来,他选择...... 【点击阅读更多】


多个渠道引水 一个龙头放水

多个渠道引水 一个龙头放水我省“三步走”推进涉农资金整合 本报讯(记者 张玉芳)农村危房改造、农田水利建设、高标准农田建设、土地整理项目……眼下,涉农资金种类多,涉及部门也多,难免出现“撒胡椒面”现象。记者从省财政厅获悉,省政府近日出台意见,深入推进涉农资金统筹整合,下放县级捆绑使用,放大资金效应。 每年中央、省、市下达的涉农资金和实施的涉农项目多达几十项,涉及十多个部门,种类繁多。有的项目性质相同、用途相近,如:财政部门的农业开发项目、国土部门的土地治理项目、水利部门的沟渠建设等,出现重复和...... 【点击阅读更多】


马鞍山市郑蒲港新区姥桥镇党委书记郑李龙小康路上,一

中安在线、中安新闻客户端讯 梅雨季节,空气闷热潮湿。 7月4日上午10点多钟,郑李龙汗透衣衫,步行来到郑蒲港新区镇淮花园小区王长永家。王长永像老朋友一样,将郑李龙让进了宽敞的客厅。当初为了动员王长永家搬迁,郑李龙没少和王长永聊天谈心。
王长永之前住在姥桥镇杜姬庙村,在马鞍山市综合保税区项目区内,需要搬迁。一辈子在家种地的王长永颇多顾虑:没了种地收入,征地款迟早会被坐吃山空;老房子拆了,新房子指不定啥时才能住进去;夫妻俩岁数大了不好找工作,还要供孩子上大学……
征迁任...... 【点击阅读更多】


视频:□姚能禄 在一个清新气爽的仲夏日子,西湖



上一篇:□张培胜 我总觉得喧闹再多,最后还是安静


下一篇: 据新华社里加7月10日电(记者李德萍)正

您可能感兴趣的话题